大智慧策略投资终端破解版大智慧专业版机构版365破解版

首席财经内参2019.11.22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22 09:07: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智慧策略投资终端破解版】
《强国牛?小康牛?内“牛”满面!?》:如果说,中国经济“不依赖‘大水漫灌’”,而更多靠“改革转型、扩大开放”,吸引“国内外民间资本”的投资实现“全年经济增长目标”,是这轮改革成功的“第一步”,那么,这些“新增长点”逐渐成为未来中国经济“增量增长”的主力军,就是“第二步”。这两个阶段的差别在于,“第一步”的时候,“新增长点”更多是在“对冲”传统经济增长的下滑部分,不是中国经济增长“担纲的主力”,相关板块更多只是在大盘整体疲弱大背景下“凌寒独自开”的“岁寒三友”;而到了“第二步”的时候,“新增长点”则正在(甚至“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主力军(至少也是“半边天”吧),彼时,相关板块要“带动”的,则是整个中国股市的“整体性修复”,彼时是要“百花齐放”的!当然,在这之前,中国证监会还有很多“基础性制度完善”的工作要做,不仅是“把注册制等科创板成功的‘经验’复制到创业板”等“做加法”工作,更有“退市、稽查、强监管、去杠杆”等“做减法”的工作要做,在这些改革完成之前,A股得要“为改革支付成本”。
《中方称“对美方要求感到困惑”》:对于目前陷入僵局的贸易谈判,中方智囊认为中方为解决矛盾需要持续的战略性忍耐及解决对策。“中国此前表现出了很多的忍耐,但美国几乎没有耐心”,“为使中美从非理性矛盾走向合作关系,中国可能需要比加入WTO花费的15年更长的时间。”近来美方不断释放出“自相矛盾”的谈判立场,以至于中方谈判代表称他对美国的要求感到“困惑”,尽管他对中美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仍然“谨慎乐观”。据路透社报道,贸易专家和接近白宫的消息人士表示,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可能要拖到2020年才能敲定,因中方向美方施压,要求取消更多加征的关税,而特朗普政府也向中方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与此同时,美国《华尔街日报》19日报道,知情人士透露称,双方在一些核心问题上仍然存在分歧,包括中方要求取消关税,以及美国坚持要求中方采购农产品。在此前的报道中,《华尔街日报》称,中方尚未的协议文本中承诺特定数量的农产品“明确表态”,并拒绝美国对技术转让限制和执行机制的要求。



                           display_picture.php?url=https%3A%2F%2Fimages.bolanjr.com%2Fbolanadmin%2Ffront%2Fassets%2Fimages%2Fcatbg01.gif                  热点聚焦
display_picture.php?url=https%3A%2F%2Fimages.bolanjr.com%2Fbolanadmin%2Ffront%2Fassets%2Fimages%2Fcatbg02.gif                  



强国牛?小康牛?内“牛”满面!?                 
【研究员】:田文
结论:如果说,中国经济“不依赖‘大水漫灌’”,而更多靠“改革转型、扩大开放”,吸引“国内外民间资本”的投资实现“全年经济增长目标”,是这轮改革成功的“第一步”,那么,这些“新增长点”逐渐成为未来中国经济“增量增长”的主力军,就是“第二步”。这两个阶段的差别在于,“第一步”的时候,“新增长点”更多是在“对冲”传统经济增长的下滑部分,不是中国经济增长“担纲的主力”,相关板块更多只是在大盘整体疲弱大背景下“凌寒独自开”的“岁寒三友”;而到了“第二步”的时候,“新增长点”则正在(甚至“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主力军(至少也是“半边天”吧),彼时,相关板块要“带动”的,则是整个中国股市的“整体性修复”,彼时是要“百花齐放”的!当然,在这之前,中国证监会还有很多“基础性制度完善”的工作要做,不仅是“把注册制等科创板成功的‘经验’复制到创业板”等“做加法”工作,更有“退市、稽查、强监管、去杠杆”等“做减法”的工作要做,在这些改革完成之前,A股得要“为改革支付成本”。

                                 
display_picture.php?url=https%3A%2F%2Fimages.bolanjr.com%2Fuploader%2Fuploadfile%2Fimage%2F20191122%2F1574383068322197.jpg
【博览财经研报】A股“牛”了一天,全球市场又“不行”了!
虽然博览财经对在11.19反弹之际,媒体刻意渲染所谓的“强国牛、小康牛”,有所保留,但毕竟快要“过年”了,机构也要“吃饭”,虽然“菜色”有些难看,但“菜谱”总得包装一哈,就算“里子”保不住,这最后的“面子”就必须“争口气”了。
虽然一天行情说明不了“长期趋势”,但既然20日一天的回调,不足以证明所谓的“强国牛、小康牛”就此不行了,那么,19日一天的上涨,同样“撑不起”想象当中的“梦幻牛”。
或许未来的某一天,A股能够熬到牛市到来,但这与所谓的“降息/类降息”,究竟有多大的关系,还真不好说……
博览财经要强调的是,中国经济正处在改革转型是否能够避免“功亏一篑”的关键时刻(据某些砖家所言,螃蟹脱壳时就是TA最脆弱的时刻)。
或许真的是为了稳定经济增长,央妈“持续降低了‘基于市场供求关系而波动’的MLF、LPR等‘市场利率’”(其实还有相当程度估计是在“稳定许多人紧张的情绪、脆弱的神经”),加上一干媒体的鼓吹,投资人信心似乎确实泛起一阵潮红。
但笔者认为,如果市场再次“会错意”,投资人难免再次“表错情”
可以理解投资人对“降息/类降息”的期待,毕竟看着人家老美的股市在轮番降息之下,蹭蹭的往上“创新高”,俺们这块,妄顶着一个“一万亿美元以上经济体当中‘增长最快’”的光环,股市却一直软塌塌的,枉费了投资人一番真金白银的期待。
但“真正的投资人”都得有“直面惨淡人生”的勇气,与“大条”的神经末梢。
央妈谨小慎微的“拨动MLF/LPR”的“算盘珠子”,本身就是在向外传递“政策的意图”:当然要“继续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也得配合“专项债”与“基建大项目”的所需的融资环境,但如果这让你“误解了‘央妈还有其他的意思’”,那政策可能最终只能对你说“不好意思”,俺这也就是“意思意思”了……
当然,部分投资人和媒体人士“想入非非”,也算是情有可原,毕竟,按照传统的投资路线图,“老八股们”实在是找不到什么可以让A股打起精神来的药方,穷极无聊,搞个美图秀秀,给相关政策和股市的“背景光”上个“10级美颜”,也算聊以自慰。
那么,市场的机会究竟在哪里?
◆笔者认为,预期上的“自慰”,可能会在2020年上半年的某个时候达到高潮,也既我们不能排除“2019年一季度”的那一幕,在未来重演。但此次触发“鸳梦重温”的关键,在于2019年的中国经济,能否在“外有贸易压力,内有投资疲乏”的情况下,仍然通过“改革转型、扩大开放、发动民间投资”等“不搞大水漫灌”的情况下(必要的基建稳增长与刺激消费,当然不会少,但仅限于“兜底”),仍然能够实现全年经济增长目标?
这一“实践成果”的意义在于,扭转投资人,尤其是国内投资人对中国经济增长前景“过度悲观”的预期——
干嘛非得“自闭”于“小数点后几位的GDP增速高低、得失”呢?很多投资人就是迷失在这个“5.9还是6.0”的魔咒当中不能自拔,在为改革的风险成本“哭天抹泪”的时候,错失了转型路上的风景(虽然此前所有“高科技概念”的炒作,都是打着“科技创新”的幌子,干着“短炒快跑”的旧业,但好歹也是一条生路);
不错,自三季度、尤其是10月“低于预期”的经济数据出炉之后,有关方面确实加快了若干“稳增长、稳投资”的举措,但稍加留意不难发现,决策层整个的宏观政策大框架,并没有因为“短期经济增长的波动”而偏离“加速改革、扩大开放,吸引内外资等民间资本来投资”的政策主轴
换言之,在这个仍然更多反馈“政策温度”的市场环境当中,决策层把政策资源集中在那一块,那一块就有了“撩拨资本欢情”的筹码,既然那些个新增长点已然被“有形之手”打扮得“花枝招展”,被各路“聪明资金”摇曳得“花枝乱颤”,就算整个A股还是“秋风秋雨”,这些个“解放区”的“天”却已经“春暖花开”……
否则,北上资金,海外投行、以及那个即使被美国政客“打破头”,也要“为投资人利益考虑”来华投资的“美国养老金机构”,难道是瞎了24K的“纯金狗眼”?
◆另一个更重要的,则是中国经济何时能够“展现出”改革转型“成功”带来的“增量价值”?
当然,这个时点可能会“更加久远”。如果说,中国经济“不依赖‘大水漫灌’”,而更多靠“改革转型、扩大开放”,吸引“国内外民间资本”的投资实现“全年经济增长目标”,是这轮改革成功的“第一步”,那么,这些“新增长点”逐渐成为未来中国经济“增量增长”的主力军,就是“第二步”。
这两个阶段的差别在于,“第一步”的时候,“新增长点”更多是在“对冲”传统经济增长的下滑部分,不是中国经济增长“担纲的主力”,相关板块更多也只是“凌寒独自开”的“岁寒三友”
而到了“第二步”的时候,“新增长点”则正在(甚至“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主力军(至少也是“半边天”吧),彼时,相关板块要“带动”的,则是整个中国股市的“整体性修复”,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彼时是要“百花齐放”的
当然,在这之前,中国证监会还有很多“基础性制度完善”的工作要做,不仅是“把注册制等科创板成功的‘经验’复制到创业板”等“做加法”工作,更有“退市、稽查、强监管、去杠杆”等“做减法”的工作要做,在这些改革完成之前,A股还得要继续“为改革支付成本”
改革任重道远,投资稍安勿躁!


                                 
                                           决策参考
                 



中美谈判再陷“泥淖”:中方称“对美方要求感到困惑”                 
【研究员】:田文
结论:对于目前陷入僵局的贸易谈判,中方智囊认为中方为解决矛盾需要持续的战略性忍耐及解决对策。“中国此前表现出了很多的忍耐,但美国几乎没有耐心”,“为使中美从非理性矛盾走向合作关系,中国可能需要比加入WTO花费的15年更长的时间。”近来美方不断释放出“自相矛盾”的谈判立场,以至于中方谈判代表称他对美国的要求感到“困惑”,尽管他对中美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仍然“谨慎乐观”。据路透社报道,贸易专家和接近白宫的消息人士表示,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可能要拖到2020年才能敲定,因中方向美方施压,要求取消更多加征的关税,而特朗普政府也向中方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与此同时,美国《华尔街日报》19日报道,知情人士透露称,双方在一些核心问题上仍然存在分歧,包括中方要求取消关税,以及美国坚持要求中国采购农产品。在此前的报道中,《华尔街日报》称,中方尚未的协议文本中承诺特定数量的农产品“明确表态”,并拒绝美国对技术转让限制和执行机制的要求。

                                 
【博览财经分析】美元11月20日小幅走高,因有消息称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2019年可能无法达成,这增加了输美商品关税再次被上调的可能性,并刺激了对避险资产的需求。
对于目前陷入僵局的贸易谈判,中方智囊认为中方为解决矛盾需要持续的战略性忍耐及解决对策。“中国此前表现出了很多的忍耐,但美国几乎没有耐心”,“为使中美从非理性矛盾走向合作关系,中国可能需要比加入WTO花费的15年更长的时间。”
近来美方不断释放出“自相矛盾”的谈判立场,以至于中方谈判代表称他对美国的要求感到“困惑”,尽管他对中美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仍然“谨慎乐观”。
据路透社报道,贸易专家和接近白宫的消息人士表示,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可能要拖到2020年才能敲定,因中方向美方施压,要求取消更多加征的关税,而特朗普政府也向中方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与此同时,美国《华尔街日报》19日报道,知情人士透露称,双方在一些核心问题上仍然存在分歧,包括中方要求取消关税,以及美国坚持要求中国采购农产品。
在此前的报道中,《华尔街日报》称,中方尚未的协议文本中承诺特定数量的农产品“明确表态”,并拒绝美国对技术转让限制和执行机制的要求。
而特朗普则“抱怨”中方为达成贸易协议所做的“努力不够”,并且继续发挥演技,称“对方比我更愿意达成贸易协议,我还不想(达成协议)呢。因为我认为他们没有达到我想要的水平。”特朗普再次威胁称,如果未能与对方达成协议结束贸易战,美国将会调高进口商品的关税。
路透中文网11月20日报道,针对关于“取消加征关税”的条件,特朗普已经决定,除了取消定于12月15日对大约1,560亿美元消费品加征关税,如果还要取消已加征的关税,对方需要做出更大让步。
美媒称,两国将5月份的协议草案当作取消关税的谈判基准,以决定在一项更广泛的贸易协议的初始阶段应该取消多少关税。
据两位知情人士透露,正在讨论的可能取消的关税包括特朗普2019年对价值约2,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的初步关税。他的一些顾问一直在努力让这些协议保持更长时间,以确保中国履行其承诺,但现在他们愿意接受部分减免,以便让第一阶段的协议得以签署
特朗普是否同意取消已加征的关税主要取决于,他是否认为会对他连任有利。一些白宫顾问可能希望看到中国同意进行大规模且具体的农产品采购,同时美国仍维持已加征的关税,作为未来谈判的筹码。
一位华盛顿的贸易专家称,特朗普在10月宣称中国每年将采购400亿到500亿美元的美国农产品,为了达到这一目标,他可能宁愿取消美国自贸易战于2018年开打以来加征的所有关税。
另一位听取了有关上周末贸易问题通话简报的人士称,特朗普和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承认,对特朗普而言,作出如此重大的让步,只为了达成一份“没营养”的贸易协议,而不涉及知识产权保护与技术转让问题,并不怎么划算。
特朗普与中方10月会面并举行新闻发布会后,外界曾认为,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可在几周内完成。但贸易专家指出,现在看来,可能要推到2020年才能达成第一阶段协议。
稍早前,路透调查的分析师认为,未来一年中美贸易战不大可能永久停火;据报道,53位回答问题的分析师中有逾四分之三表示,未来一年中美贸易战不太可能永久休战。
中美贸易协议最后一公里难走
贸易协议最后一公里很难走,当前中美贸易谈判主要集中于三大分歧——
一、关税分歧。美国财经频道CNBC引述消息人士报道,由于特朗普不愿意取消向关税,中方对双方达成贸易协议感到悲观。早先《华尔街日报》日前也报道,美国对中国加征进口关税,正成为阻碍达成协议的主要绊脚石。
不过,中方要求取消所有关税,中方强调,贸易战由加征关税而起,也应由取消加征关税而止,这是双方达成协议的重要条件。而美方仅同意取消12月15日生效的关税。特朗普及白宫鹰派认为,必须保留此前征收的几轮关税,以确保中国会落实协议。
《华尔街日报》报道引述消息人士指,美国谈判人员会在放松关税举措前,竭尽所能获取最大利益。他们希望将关税这枚筹码用于协议执行机制的一部分,只有对方遵守在贸易协议中作出的承诺,才会彻底取消关税。
二、农产品采购。路透社日前引述有多位知悉中美贸易谈判情况人士指出,特朗普要求对方承诺巨额采购美国农产品的条件,已成为双方僵持不下的一道障碍。
特朗普早前公开表示,对方可能购买多达500亿美元美国农产品,比贸易战爆发前一年的全年购买金额高出一倍以上。美国官员在谈判中持续争取这点,中方则不愿对一个巨大金额及具体时间框架作出承诺,因为如果美国农产品集中进入,可能让国内市场难以消化,打破供需平衡。
CNBC报道也说,中方拒绝购买特定数量的农产品,原因是担心与其他贸易伙伴疏远。
三、双方互信低。经过多轮谈判破局,导致目前双方互信偏低,谈判的冲刺阶段变得尤其艰难,智利APEC峰会的取消,也使首阶段协议急迫感降低。中方认为,特朗普目前面对国内政治困局或加速他与中方的谈判,CNBC报道就指,中方正密切注视美国的政治局势,包括国会对特朗普展开的弹劾调查,以及2020年的总统大选。
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副总裁、前贸易谈判代表卡特勒此前也分析指,特朗普形容中方的经济下行,美国在谈判中占绝对优势,但中方很可能并不这样想。特朗普在国内的政治地位并不稳如泰山,他正面临民主党人发起的弹劾调查,并将在2020年11月迎来总统大选。卡特勒认为,双方矛盾的看法无疑将复杂化谈判局面。


                        

领导人年内不再安排外访,中美即使有协议也将“降格”                 
【研究员】:田文
结论:对于中美签署首阶段协议,外界先后猜测的地点包括美国农业州艾奥瓦、英国伦敦和瑞士日内瓦等,但自从中方领导人结束希腊、巴西之行后,这种猜测便宣告结束。因为中方已暗示,领导人年内不会再有外访安排,而特朗普年内到访的几率也几乎等于零。报道称,在2019年余下时间中,领导人的主要注意力将在国内,除了12月底的年度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外,就是一些“内政”问题。对此,连一直对中美首阶段贸易协议看法乐观的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都改变口风,说即使能达成协议,也不一定要由两国元首签署,可以由部长级官员签署。

                                 
【博览财经分析】对于中美签署首阶段协议,外界先后猜测的地点包括美国农业州艾奥瓦、英国伦敦和瑞士日内瓦等,但自从中方领导人结束希腊、巴西之行后,这种猜测便宣告结束。因为中方已暗示,领导人年内不会再有外访安排,而特朗普年内到访的几率也几乎等于零
报道称,在2019年余下时间中,领导人的主要注意力将在国内,除了12月底的年度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外,就是一些敏感的“内政”问题。
对此,连一直对中美首阶段贸易协议看法乐观的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都改变口风,说即使能达成协议,也不一定要由两国元首签署,可以由部长级官员签署
《人民日报》早些时候将中方最近对巴西的访问描述为“今年出访的收官之作”。这表明,目前而言,在2019年最后几个星期里,中方没有在海外签署协议的计划。
有报道指出,双方官员已经开始讨论部长们签署协议的可能性,而不是选择一个涉及两位领导人的更复杂的仪式
熟悉谈判的消息人士说,中方代表可能被授予“特使”的头衔来签署协议。他们指出,2016年时,时任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就曾作为中国领导人的特使,代表中国签署了《巴黎协定》。
与此同时,英国路透社11月20日,由于中方广泛施压要求降低关税,特朗普政府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美中贸易协定可能会推迟到2020年。特朗普和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认为,在未能解决知识产权和技术转让等问题的情况下,要求降低对华关税的协议对美国来说不是一个好的交易
中国官媒《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11月20日也在推特(Twitter)说:“很少中国人相信中美可以很快达成协议。”胡锡进在推文中总结道:“中国希望达成协议,但为最坏的情况做好准备,即长期的贸易战。”
近来,中美不再谈论“由首脑签署”、“谨慎乐观”等表态,乃至特朗普的“牢骚”,都说明中美谈判进程中有一些未能敲定之事。诸如关税降幅,农产品采购量,乃至第一阶段协议要写入多少国企、金融、知识产权保护的改革计划等等。毕竟,一如路透社11月20日引述贸易专家和接近白宫的人士消息称,特朗普和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承认,如果在协议未涉及核心知识产权和强制技术转移等问题的情况下就撤回关税,这对白宫而言不是好事
因此,在这些“未能敲定之事”当中,农产品采购量都是好解决的,美国也必然需要为之做出适当关税降幅,这些都会被包括在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之内。至于改革性措施和更多的关税降幅,则更可能发生在之后的“第二阶段”、“第三阶段”又或是“最终协议”之内。
但另一方面,两国贸易谈判之所以依旧没有确切时间表,看来也确实是因为一方“拖延谈判”。特朗普“对方在贸易谈判中的行动未达到他的预期”的指责是属实的。贸易谈判发展到当下局面,受两国国内政务和两国政治制度影响,白宫明显较中方更为焦急,否则特朗普也不需要“此地无银三百两”般一再表示“对方比我更希望尽快达成协议”。
在这种情况下,中方可以也应该更主动地掌握谈判进程,适度予以配合,陪特朗普唱好这一出双簧剧,确保面子与里子兼顾——这也是中美贸易谈判的本质:一场关乎面子与里子的双簧剧。
一场相互配合的双簧剧
在这场相互配合的双簧剧中,双方都有自己想达到的表面诉求和更为关键的实质诉求。
对华府白宫而言,削减贸易赤字是“面子”,为选举政治提供助力则是“里子”。无论是对中方对美农产品采购量的执着,还是对“美国赢、中方输”的谈判追求,都是为了能够更好地交出一份亮丽的进出口数据,缩减那近四千亿美元的美中贸易赤字,而这又是为了能为选举政治提供可供夸耀的成绩。
能否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成绩、资源及工具打赢2020年总统大选,这是白宫的核心诉求。
而对中方而言,促使美国撤销关税是“面子”,维稳中美关系则是根本的“里子”。撤销关税一方面可以为众多中国企业提供更多订单,确保厂家和工人们的收入及生计,另一方面也可向国民展示自己与美方的交涉成果,提振市场信心。至于大买美国农产品,本就符合中方市场迅速增长的消费力,只要数额合理实际,便不是问题。而更关键的目标则在于维持中美关系的整体稳定,通过减少摩擦,防止对华强硬乃至激进的立场在美国进一步坐大,阻止中美关系进一步恶化。
能否通过加大对美商品采购,以及在符合自身改革规划的框架内满足美国对华改革诉求,从而确保中美关系和平稳定,为中方继续完成未竟的发展和改革创造平稳的外部条件,以实现“两个100年”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是中南海的核心诉求。
中美这两国各自怀揣自己“面子”和“里子”的目标,这就为两国终将签署贸易协议、终止贸易战,提供了共识基础。恢复从一开始就不想跟美国打贸易战,而特朗普从开始打贸易战的那一刻开始,也就想着如何漂亮地终止这场贸易战,这与地产商从投资地皮开始就想着如何套利退场是一样的道理。
因此,中方为了自身的实际目标,亦可以适当“助攻”特朗普,为他将协议装饰得更为“宏大”,从而以供他向美国观众交货。中美很快要签署的只是第一阶段协议,该协议能由领导人签署当然会有更好的视觉效果,但由两国贸易代表签署并无不可,待明年离得美国大选更近,再由两国元首出面,也不失为好事。


                                 
                                           焦点透视
                 



美驻欧大使大爆川普“通乌门”猛料,间接改善贸易谈判预期?                 
【研究员】:大双
编者按:除了在中美贸易谈判方面,面临中方的高超斗法艺术而让其备受质疑外,特朗普现在真真切切地开始遭遇另一个大麻烦。11月20日的特朗普“通乌门”弹劾听证会,迎来一位关键人物,他的证词不仅直击特朗普,还把一众高官拉下了水。当日,美国驻欧盟大使桑德兰出席听证会称:自己施压乌克兰公开宣布调查特朗普的政治对手是应“总统的指示”,且美政府高官如副总统彭斯、国务卿蓬佩奥,时任国安顾问博尔顿都知情! 分析指出,作为特朗普任命的美国驻欧大使,桑德兰的证词具有重磅炸弹的效果,让此前尚对听证会动机有疑虑的不少民众对特朗普的观感大打折扣,这将让特朗普的2020大选面临更大变数,预计很快民调就会出现大逆转,而从特朗普的恼羞成怒,并且第一时间给予正面回应驳斥来看,对其证词的担忧恐惧心理已经跃然纸上。 那么,从投资者的预期层面来说,虽然这个传导链条环节很长,但可以做出延伸性预判的是:如果特朗普在国内听证会面临不妙局面,甚至让2020总统大选选情不妙,其很可能转过头来在中美贸易争端等很多问题上,重新表现出对中方的善意,无论或是为了制造新的政绩,还是缓解美政府面临的压力,这种概率都是极大的。 也就是说,特朗普麻烦越多,他在中美贸易谈判上再反复无常搞幺蛾子的概念就越低。

                                 
【博览财经观察】除了在中美贸易谈判方面,面临中方的高超斗法艺术而让其备受质疑之外,特朗普现在真真切切地开始遭遇了另外一个大麻烦。自从众议院开始对特朗普进行的“通乌门”弹劾调查,并风风火火地进行听证会以来,“重磅证词”这样的词似乎已经被用滥了。不过20日的听证会,的确迎来一位“通乌门”关键人物,他的证词不仅直击特朗普,还把一众高官拉下了水。
据《纽约时报》报道,当天,美国驻欧盟大使桑德兰出席听证会,他表示,自己施压乌克兰公开宣布调查特朗普的政治对手是应“总统的指示”,并且,美国政府高官如副总统彭斯、国务卿蓬佩奥,时任国安顾问博尔顿、特朗普的私人律师鲁迪·朱利安尼等都知情!据悉,桑德兰是特朗普政府乌克兰事务的主要参与者,美国舆论普遍视他为当前弹劾调查重要证人之一,他的作证因此备受关注。
另一边,曾说太忙不看听证会或者直接指责听证会是骗局的特朗普,这次却似乎在实时高度关注。听证会还没开完,特朗普就对着记者说自己和桑德兰“不熟”,还近乎咆哮地重复多遍“我什么都不要!”说罢,才踏上专机离开。
分析指出,作为特朗普任命的美国驻欧大使,桑德兰的证词具有重磅炸弹的效果,让此前尚对听证会动机有疑虑的不少民众对特朗普的观感大打折扣,这将让特朗普的2020大选面临更大变数,预计很快民调就会出现大逆转,而从特朗普的恼羞成怒,并且第一时间给予正面回应驳斥来看,对其证词的担忧恐惧心理已经跃然纸上。
那么,从投资者的预期层面来说,虽然这个传导链条环节很长,但可以做出延伸性预判的是:如果特朗普在国内听证会面临不妙局面,甚至让2020总统大选选情不妙,其很可能转过头来在中美贸易争端等很多问题上,重新表现出对中方的善意,无论或是为了制造新的政绩,还是缓解美政府面临的压力,这种概率都是极大的。
也就是说,特朗普麻烦越多,他在中美贸易谈判上再反复无常搞幺蛾子的概念就越低。相应地,对美股越不利,而对A股可能是个偏好的信号。
美国驻欧盟大使:特朗普身边所有人对“通乌门”都知情
20日的听证会上,桑德兰说:“我知道,委员会的成员经常想要用一个简单的问题来框定这些复杂的问题:有没有交换条件?就白宫的电话和会议来说,答案是肯定的。”
证词中,桑德兰表示,公开宣布调查拜登是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可以访问白宫的“交换条件”,并且“所有人都知情,这不是秘密(Everyone was in the loop,It was no secret)。”
桑德兰说,自己、能源部长佩里和乌克兰问题特使库尔特·沃尔克都不情愿地与特朗普的私人律师鲁迪·朱利安尼合作,“在美国总统的明确指示下开展了施压行动(at the express direction of the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要求其公开宣布调查拜登及其儿子。他表示,“简单地说,我们做了该做的事。我们都明白,如果我们拒绝与朱利安尼先生合作,我们将失去巩固美乌关系的重要机会。所以我们遵从了总统的命令(So we followed the president’s orders)。”
在解释自己是如何理解美乌关系取决于是否宣布调查拜登时,桑德兰说:“朱利安尼表达了美国总统的愿望,我们知道这些调查对总统很重要。”
被桑德兰一举拉下水的副总统彭斯、国务卿蓬佩奥火速澄清
这次,副总统彭斯、国务卿蓬佩奥,甚至是已经离职的前国安顾问博尔顿,都被桑德兰一举拉下水。
桑德兰在证词中称,他开始觉得特朗普正在想要利用军事援助,以换取乌克兰公开承诺调查自己的政治对手。他说,9月1日在华沙举行的会议上,他向彭斯表达了这种担忧。
对此,彭斯方面很快就回应了,声明反驳称,“9月1日的波兰之行中,桑德兰大使从未与彭斯单独会面,大使回忆的这种所谓的讨论从未发生过。”
至于蓬佩奥,桑德兰拿出了一些证据。他展示了一些此前从未见过的电子邮件和短信,以此证明他让蓬佩奥和其他政府官员了解他对乌克兰施压的情况。
文件显示,桑德兰告诉蓬佩奥,乌克兰正在考虑发布一份声明承诺调查拜登,并计划让泽连斯基直接与特朗普面谈此事。
桑德兰在给蓬佩奥的电子邮件中写道:“希望里面的内容能让老板高兴到批准见面邀请。”
一个半星期之后,他又给蓬佩奥发了另一封邮件,问他是否需要在华沙安排特朗普与泽连斯基的会面,这样泽连斯基就能“看着他(特朗普)的眼睛”向他承诺调查,这样就能打破两国关系的“僵局”。
蓬佩奥回了“好的”。不过,这场会面并没有成真。
对此,蓬佩奥方面也赶紧发表声明反驳:“桑德兰从未告诉蓬佩奥,他觉得总统是在将援助与调查政治对手联系起来。”不过,这份声明并没有直接回应桑德兰上述指控。
另外,此前其他证人曾说博尔顿对桑德兰的行为深感担忧,并多次指示下属向白宫律师报告。
但桑德兰的证词给出了另一种说法,他说,“在访问基辅之前,博尔顿办公室想要朱利安尼先生的联系方式。”
特朗普所在共和党认为桑德兰的证词又很多漏洞
据悉,国务院一直试图阻止桑德兰作证,并拒绝让他接触某些文件。在被议员们追问时,桑德兰说,由于无法接触到这些文件,他根本无法完全重现那些谈话和会议的细节。民主党人指出,特朗普政府的阻挠行动,是在妨碍国会。
而这次桑德兰抛出的“重磅炸弹”,无疑对民主党人来说十分有利。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希夫在听证会的短暂休息期间告诉记者:“它直指贿赂问题的核心,以及其他潜在的重罪和轻罪。”
不过,共和党人则抓住了桑德兰证词的另一点,为特朗普辩护。桑德兰在听证会上表示,“特朗普总统从来没有直接告诉我,军事援助是以调查为条件的。军援是我个人的猜测。”
俄亥俄州共和党籍众议员迈克尔·特纳就抓住这一点质问桑德兰:“没人告诉你?不只是总统,连朱利安尼都没有告诉你?马尔瓦尼(代理白宫幕僚长)没有告诉你?蓬佩奥也没有告诉你?”
他接着反问:“整个星球都没有人告诉你,特朗普总统要把军援和调查作为交换,是吗?”桑德兰回答:“是的”。
共和党人也一直试图塑造桑德兰“不可靠”的形象。毕竟,桑德兰前不久刚因为该证词而给自己的信誉留下污点。
10月17日,桑德兰在作证时告诉调查人员,他相信特朗普所说的,没有在与泽连斯基的接触中提“交换条件”。当时的公开声明显示,桑德兰的证词与其他至少两名证人的证词相矛盾。
11月15日,桑德兰在新提交的证词中承认,自己曾经告知乌克兰官员,要想得到美国的军事援助,需要用调查特朗普竞选对手交换。
特朗普开始急于撇清与自己任命的这位官员的关系:我跟他不熟
而特朗普呢,在公开听证会第一天全美直播时嘴硬说自己“太忙了没空看”,最近则频繁通过各种方式“参与”听证。比如实时推特攻击、对着记者澄清……
20日,就在桑德兰还站在那里作证时,特朗普就试图和他撇清关系:“我和他不熟,我没有跟他说过多少话。”要知道,桑德兰是特朗普任命的驻欧盟大使。
当然,特朗普这话也很快传到了听证会上,一名议员问桑德兰,总统这话是怎么回事,他笑着说“来得容易去得也快。”(Easy come, easy go)
此外,特朗普的愤怒也很明显,除了在推特上疯狂为自己辩护之外,他还亲自在“线下战斗”。
在出发去得克萨斯州前,特朗普除了撇清和桑德兰的关系,还手握笔记,大声朗读了桑德兰的一段证词。特朗普的声音很大,试图盖过边上直升机的嗡嗡声,从视频上看,他近乎咆哮。
桑德兰在证词中提到了自己与特朗普在9月9日的一段对话,他描述这段对话时引用了特朗普当时说的一句话,在20日面对记者时,特朗普表示自己说的那段话说明了一切。
“大使问我‘你想要从乌克兰得到什么?我总是听到各种不同的想法和理论。你想要什么?’……”
“接下来,这是我当时的回应,他刚刚说了。”在朗读之前,特朗普还问记者们“准备好了吗?你们的摄像机就位了吗?”
“我什么都不要!(I want nothing)这就是我想从乌克兰得到的。我什么都不要,我说了两次。”
特朗普强调了很多遍:“如果你们不是假新闻,那你们就如实报道。‘我什么都不要,我什么都不要,我不要交换条件。告诉泽连斯基,做正确的事儿’,这就是我的回应,‘我什么都不要,我什么都不要,我不要交换条件。告诉泽连斯基,做正确的事儿’”
特朗普已不得不重视听证会的背后的“心理恐惧”
实际上,面对弹劾调查,一直声称“被迫害”的特朗普近期已经服软表示重视了。特朗普当地时间11月18日表示,他可能会考虑在众议院对他展开的弹劾调查中提供书面证词。虽然他仍强调了前提:我没做错什么,而且不想增加这种没有正当程序的骗局的可信性,接受建议只是为了让国会能重新集中精力做事。
而分析指出,特朗普无论再嘴硬,最终还是不得不正面回应并接受其政敌的建议,说明弹劾调查确实让特朗普的威信和2020大选产生了很多变数,因此其不得不做出回应以缓解面临的政治压力。
随着美国驻欧大使爆出的猛料,包括接下来还有几位重要证人都会出场。原本被特朗普嗤之以鼻的听证会造成的局面已经对其非常不利。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那么,为了应对听证会带来的麻烦,特朗普极有可能在接下来的中美贸易谈判等诸多其他作为其总统职权内关键问题上,改变态度,以便缓解弹劾调查带来的压力的。
从这个角度来说,特朗普局面越麻烦,中美贸易谈判、A股似乎都可以稍歇一口气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鐐瑰嚮杩欓噷缁欐垜鍙戞秷鎭 大智慧策略投资破解版|大智慧专业版机构版365破解版 ( 公安备案号 14010802080054 工信部备案: 晋ICP备16001374号-1 )      

GMT+8, 2019-12-9 16:06 , Processed in 0.117564 second(s), 11 queries , File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